大家都在搜

“丫头,你还小”



  遇见奕辰,大概是林歌17岁悲惨境遇中的最大安慰吧。

  

 

  那天晚上,天气格外地沉闷。手术室里的奕辰手持手术刀,鼻翼之间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汗液。这样的天气,总归是让人觉得烦躁的,加班的奕辰也毫无例外。但是站在手术台前,即使再煎熬,他也不敢松懈丝毫。直到手术结束,放下手术刀脱下口罩的那一刻,才觉得浑身得到了释放。

  这时,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,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。

  奕辰回到办公室,也不知道在阳台前站了多久,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。

  收敛好情绪正准备走时,隐隐绰绰听到隔壁病房传来哭闹声,连忙跑过去想了解情况。到了病房门前,便听到一个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:“求你们别拦我!我要见我爸妈……”

  里面的女孩,就是他刚才主刀的病人,林歌。而她的父母,是自己曾经最敬重的两位老师。

  她是刚送进来的病人,因为一场车祸受了刺激,处于昏迷状态的时候被送进了医院,手腕上因为被玻璃渣子扎伤用纱布缠了好几处。她执意要走,却因为被几位护士拦住只能站在原地哭着哀求。

  奕辰连忙走进去,示意那些护士离开。看着小丫头想趁机跑出去,他不急不缓地开了口:“外面雨那么大,而且那么晚,你上哪去找他们?”

  听到这句话,林歌的眼泪再一次涌出,跑到床上蒙着被子就开始哭。她心里很清楚,就算天不黑,雨不下,她也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……

  奕辰轻轻叹了一口气,坐在林歌床前的凳子上,声音有些低沉地开了口:“丫头,你还小。外面还有更好的世界等着你去接触,你爸爸妈妈把你养这么大,如果让他们看到你哭,该有多心疼啊!”

  正当奕辰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的时候,林歌竟突然掀开被子顺势抱住了他。他有些迟疑,良久,才将手顺势搭在不断抽搐的女孩子背上。就在那一刻,他的脑海里突然滋生了一个念头:他要带这个女孩回家。

  那时候的奕辰22岁,刚入院工作一年的他就已经深得院长重用,再加上拥有众多女孩追求的“男神脸”,成了全院年轻女护士的理想男友。他收养林歌的消息很快传遍全院,让不少“花痴”感到心碎。

  以至于林歌出院的那天,受到了不少目送礼。

  在奕辰家住了几个星期,林歌就被问要不要打算复学,可林歌当场就拒绝了:“我不想读书!”原因很简单,林歌的父母生前就是老师,她不想面对老师,因为不想面对那些惨痛的过往。奕辰听到那句话还是一如往常的平静,声音里却多了几分沉重:“丫头,你还那么小。不上学的话,你能做些什么呢?”林歌撇了撇嘴,就算不想上学,她也不想让奕辰失望,于是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。

  后来,他接送她上下学,风雨无阻。学校里的同学也因为她有一个这样的哥哥,纷纷感到羡慕。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夜晚,她抱头痛哭他总是及时送出安慰和拥抱,鼓励她勇敢面对未来;看着她面对复杂的数学题皱眉头,他很快就上前帮她解答疑难;她背书背到疲倦直接沉睡在沙发上时,他总是会温柔地为她盖上毛毯……

  

 

 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,她的笑容一天比一天甜美,给了他莫大的安慰。

  高考的最后一天,奕辰专门从医院请假,早早地等在学校门口。

  最后一堂考试结束的时候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群,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她。每一秒的等待,都比手术台上的工作让他感到煎熬。

  看到林歌的那一刻,他笑着向前,想给她一个惊喜。却怎么也没想到,下一秒带给他的,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痛。这种心痛,不同于他每次看到她哭时的难过,也不同于第一次看到她面色憔悴双眼无神的同情……

  “奕辰哥哥!”林歌清脆好听的声音很快将他拉回思绪,看着和她肩并肩一起走过来的男生,奕辰勉为其难的笑了。或许,她真的只当自己是哥哥吧……

  坐进车里,奕辰系好安全带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林歌刚想和奕辰说些什么,就看到两人的座位中间放着一个精致的长方体礼盒。林歌笑了笑,连忙开口质问:“奕辰哥哥,这里面的东西是送给我的吗?”奕辰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林歌,点了点头。

  林歌乐坏了,甜甜地说了句:“谢谢奕辰哥哥!”便迫不及待地想打开礼盒。这时,奕辰突然开口了:“丫头,你是不是谈恋爱了?你还小……”

  这次,林歌没有再听他继续说下去了。连忙开口:“奕辰哥哥,我已经18了,可以谈恋爱了。”林歌还想说什么,却发现奕辰脸色不对,便乖乖地闭上了嘴。

  从那以后,奕辰像是变了一个人。开始刻意和林歌保持距离,经常加班不回家,和林歌的交谈也越来越少……

  两个月后,林歌是真的要走了。她以前说过,等去另一座城市上了大学她就要开始自己赚钱,再也不用蹭吃蹭喝。

  她要走的那天,奕辰还是说服自己请了假,因为害怕,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她。

  那天早上,他六点就起了床,双目无神地坐在沙发上。看着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,脑海里全是他们的回忆……

  等到一个多小时,听到楼上房间传来咔嚓的开门门声。他猛然抬头,林歌已经收拾好拖着行李箱出来了。

  奕辰抑制住内心的惶恐,站了起来.林歌每向他走进一步,他就越忐忑。这一次,他再也没有吝啬自己的目光,目不斜视地看着她走下来。

  她真的长大了,穿上了从来没有穿过的漂亮短裙,脸上化上了精致的妆容,变得漂亮了好多。只是,他再也不是他口中的那个“丫头”,也不再属于他……

  林歌走到她面前,依旧笑得那么甜。

  奕辰慢慢收回眼神,淡淡地说了句:“走吧。”抑制住内心的痛感,转身打算走。

  林歌的表情却瞬间严肃起来,突然让他感到不知所措。看着她充满灵性的眸子,奕辰的心一阵抽搐,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紧紧抱住。

  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,林歌哭了。像一年中的每一个夜晚一样,紧紧抱住他不断抽搐。他不敢动,只是抱得更紧了。

  

 

  过了很久,怀中传来林歌嘶哑的声音:“奕辰哥哥,我没有谈恋爱。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,你每次刻意疏远我的样子真的让我好难受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林歌连忙松开奕辰,突然咧开嘴笑了,沙哑着声音再次开口:“奕辰,奕先生,我确实不小了。所以我不想让别人羡慕我有一个英俊温柔的哥哥了……我想在走之前就可以确定一个永远待在你身边的身份。”

  奕辰这时才注意到,林歌的脖子上,正戴着高考完那天他送给她的项链……

  原创作者:青枝




上一篇:中国艺术品登记认证系统:艺术原创——疫情下的坚守
下一篇:返回列表